You are here

RSS list

2020

11/07/2020
入境事務處表示,一名駐守深圳灣管制站的署理高級入境事務助理員初步確診2019冠狀病毒病,正在醫院留醫。他工作時一直佩戴口罩,入境處已即時全面消毒其工作地點。 該名男署理高級入境事務助理員27歲,主要負責在深圳灣管制站為旅客辦理出入境手續,工作時探測體溫正常,也有遵守其他防疫措施。 他最近一次執行職務為周三,前日和昨日休假。他前日早上前往政府診所求醫,昨日交回測試樣本,深夜獲通知初步確診,隨即在今日凌晨由救護車送院治療。 該名人員最近沒有外遊。衞生防護中心正了解其感染原因和有否密切接觸者。 入境處表示,該處在疫情期間一直嚴格執行各項防疫措施,包括為屬下人員在上班前量度體溫、提供口罩和其他防護裝備、要求員工執勤時必須戴上口罩、加強清潔和消毒工作環境。 該處已提醒屬下人員注意個人衞生,時刻提高警覺,如發現身體不適,盡早求醫和通知該處。 入境處會與衞生防護中心保持緊密聯繫,積極配合中心的檢疫措施。
09/07/2020
本周一行政長官會同特區國家安全委員會為《港區國安法》第43條所授予的執法措施,制定《實施細則》,賦予警務處維護國家安全部門權力,更有效履行其維護國家安全的工作。 細則詳細列明七項措施的權力、程序和審批準則,確保相關人員在執行措施時,既可有效達致防範、制止和懲治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和活動,亦同時符合《港區國安法》總則對尊重和保障人權的要求。 七項措施中,四項是現有法例已有的做法,只是使其適用於《港區國安法》的罪行,這包括(1)搜查處所;(2)要求受調查的人交出旅行證件;(3)凍結、限制、沒收及充公與危害國家安全罪行相關財產;(4)要求有關人士回答問題和提交資料或物料。這些措施無別於現有法例現時的做法,大致上是將這些條文抄錄入細則內。執法人員搜屋一般都要法庭手令,但因延誤以致證據有可能被毀滅或疑犯逃脫等緊急情況下,無須手令搜查,這做法在現時的《火器及槍械條例》和《防止賄賂條例》下是容許的。至於要求交出旅遊證件、凍結危害國家安全罪行相關財產和要求提交資料或物料等措施都存在於現行的《防止賄賂條例》、《有組織及嚴重罪行條例》和《聯合國(反恐怖主義措施)條例》中,只是將其延伸至危害國家安全的罪行。 由於國家安全涉及國家層面的複雜和敏感資料,細則要求進行截取通訊及秘密監察須由行政長官批准(侵擾程度較低的秘密監察可由首長級警務人員批准)。有關程序設有多項保障條文,包括授權時必須考慮個案的迫切性和嚴重性,是否其他侵擾程度較低的手法不能達到目的,和符合「相稱性」及「必要性」的驗證標準,以平衡人權的保障。這做法和很多國家由總理或部長批准的做法類似。保安局局長已發出《運作原則及指引》,警方要遵守。《港區國安法》訂明國安委對措施有監督責任,行政長官按細則可委任一名獨立人士協助國安委履行這監督工作。 另外一項措施是在條文適用的情況下,警方可要求在香港活動的外國或台灣政治性組織或代理人提交資料。自去年6月起,在香港發生的嚴重暴力事件不斷升級,社會飽受破壞;外部勢力干預和「港獨」、「自決」等組織肆無忌憚。為了維護國家安全及保障香港長遠的繁榮穩定,制定的細則賦權警務處處長,如合理地相信是防止及偵查危害國家安全罪行所需要的,可要求在香港活動的外國或台灣政治性組織或在香港的代理人提交相關個人或組織活動的資料,這措施須獲得保安局局長批准。多國(包括美國及澳洲)都有類似法例規管外國政治性組織或代理人。其實,這做法在香港並非全新事物,現時在《社團條例》裏,社團事務主任可要求社團提交資料,以履行其所需職責。措施沒有禁止這些政治組織的運作;組織或人士提交所需資料,便符合法律要求。 最後一項措施是要求移除危害國家安全的網絡信息。近年網上或社交媒體出現不少煽動性言論或明顯虛假資訊,令不少市民尤其是年輕人被嚴重誤導,甚至因而作出極端暴力的違法行為,情況嚴重,有些更可能涉及危害國家安全。巿民可表達言論但這並非沒有限制的,正如恐嚇性說話可構成刑事恐嚇罪,因此市民必須合法及負責任地使用互聯網。為防止這些包括煽動性或虛假的信息廣泛傳播而產生危害國家安全的嚴重後果,警務處處長如合理懷疑在電子平台上的信息相當可能構成/導致危害國家安全罪行,在保安局局長批准下,可要求移除或阻止其接收。很多國家都有類似做法,如德國、澳洲、新加坡等,都因不同公眾利益理由,訂立移除信息或阻止公眾接達有關信息的法例。措施容許合理辯解,包括所需的科技並非發布者或有關服務商合理可得,或有關服務商遵從有關要求會對第三方招致相當程度損失或損害。 每個國家均訂有法例保障國家安全,維護國家安全既是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憲制責任,也是公民的義務。作為國家不可分離的一部分,香港有必要履行憲制責任,做好防範、制止及懲治危害國家安全行為和活動的工作。這樣香港才可回復安定太平,巿民才可過免受暴力威脅和破壞的平靜日子,各行各業才可正常營業,香港才可恢復秩序,發展經濟,改善民生,重回正軌。 (以上是保安局局長李家超7月9日在保安局網頁發表的文章)
09/07/2020
海關今日在葵涌海關大樓驗貨場檢獲約1,000萬支懷疑私煙,估計市值約2,700萬元,應課稅值約1,900萬元,一名物流公司男負責人涉案被捕。 海關經風險評估,揀選和查驗一個從新加坡抵港並準備轉運至菲律賓的海運貨櫃,其內報稱載有卡拉OK播放機。經檢查後,部門人員在貨櫃內1,003個紙箱中發現該批私煙。 市民可致電海關24小時熱線2545 6182,或透過專用電郵舉報懷疑私煙活動。
08/07/2020
董建華副主席(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副主席(全國政協副主席)、駱惠寧主任(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主任、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國家安全事務顧問)、鄭雁雄署長(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公署署長)、謝鋒特派員(外交部駐香港特別行政區特派員公署特派員)、陳道祥少將(中國人民解放軍駐香港部隊司令員)、蔡永中少將(中國人民解放軍駐香港部隊政治委員)、各位嘉賓、各位朋友: 早上好!今天的揭牌儀式是一個歷史性時刻,因為我們是一起見證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建立健全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另一個里程碑。感謝大會安排我率先致辭,讓我可以簡單說明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公署成立的標誌性、重要性。 國家安全是每一個國家的頭等大事,而為國家安全立法是中央政府的事權。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有憲制責任維護國家安全;而在「一國兩制」下,《基本法》要求香港特別行政區為國家安全進行本地立法。可惜,香港特區由於種種原因,回歸祖國23年仍然未能履行憲制義務,令香港出現了在國家安全方面「不設防」的不幸局面。與此同時,自去年6月以來,香港飽受暴力衝擊,社會動亂嚴重影響經濟、民生和市民的權利和自由。中央從國家層面為香港特區維護國家安全立法,是再次體現對「一國兩制」的堅持、對完善「一國兩制」制度體系的決心,也包括對香港特區和市民的愛護。 全國人大常委會在6月30日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並按《基本法》規定將法律列入《基本法》附件三;特區政府也在同日公布實施這部全國性法律。《國安法》標誌着特區在國家安全方面的缺口得以有效堵塞,在防範、制止和懲治四類危害國家安全的罪行變得有法可依,為香港提供從亂到治的轉機,香港有望回復穩定,市民的自由和權利也得到更好的保障。 有法可依是維護國家安全的起點,我們要確保執法必嚴、違法必究。過去一個星期,特區政府已採取迅速行動開展相關工作。我們在7月3日成立由我擔任主席的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承擔維護國家安全的主要責任,並在7月6日召開首次會議。執行《國安法》的警務處和律政司已相繼按法律成立專職部門,警務處國家安全處的負責人已經就職,而律政司司長也已委任首批專職檢控官。為了能及時處理一宗涉嫌違反《國安法》的案件,我也指定了首批裁判官為處理國家安全案件的指定法官。因應警務處國家安全處須採取《國安法》賦予的措施,我會同國安委制定了一套昨日開始生效的《實施細則》,既能達到防範、制止和懲治危害國家安全行為和活動的目的,也能同時符合《國安法》總則下對尊重和保障人權以及保護各項權利和自由的要求。 《國安法》體現了中央對特區的高度信任,我們捍衞的是國家主權、安全和領土完整,維護的是全國人民的福祉,而執行的是一部全國性的法律。在過程中,我們肯定需要探索、學習,也肯定會面對不少困難、挑戰。因此,《國安法》規定在國安委設立國家安全事務顧問,駱惠寧主任獲國務院委任為國家安全事務顧問,並列席首次國安委會議,為我們提供很有用的意見。今天,我們見證揭牌的中央駐港維護國家安全公署將成為特區政府在維護國家安全事務上的重要夥伴。根據《國安法》,公署會分析研判特區維護國家安全形勢,就維護國家安全重大戰略和重要政策提出意見和建議;監督、指導、協調、支持香港特區履行維護國家安全職責;收集分析國家安全情報信息;並按《國安法》在特定情形下依法辦理國家安全犯罪案件。中央對特區充分信任,賦予特區維護國家安全的主要任務,但中央有需要保留權力,去處理極少數特區力所不及的危害國家安全情況,確保在任何情況下國家安全都萬無一失。 國安委會盡快與公署建立協調機制,特區政府有關機構也會在工作層面與公署建立協作機制,加強信息共享和行動配合。我和特區政府都期待與鄭雁雄署長領導下的公署通力合作,各司其職,竭盡所能執行《國安法》,履行香港特區維護國家安全的責任,也讓香港維持繁榮穩定,「一國兩制」行穩致遠。 最後,我祝賀中央駐港維護國家安全公署正式成立,祝願國家國泰民安、香港繁榮穩定、各位工作順利、身體健康!謝謝大家。 (以上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7月8日出席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公署揭牌儀式的演辭)
08/07/2020
政府今日公布,就窺淫、私密窺視、未經同意下拍攝私密處和發放相關影像訂立刑事罪行的建議展開公眾諮詢,為期三個月。 政府接納法律改革委員會《窺淫及未經同意下拍攝裙底》報告書的建議,提議就窺淫和未經同意下拍攝私密處訂立刑事罪行。政府也建議就不論目的為何的私密窺視訂立刑事罪行。 為進一步保護受害人,政府提議就發放上述擬議罪行中偷拍的私密影像,以及在未經同意下發放先前經同意拍攝但沒有同意作其後發放的私密影像訂立刑事罪行。另外,政府建議將這些罪行全數列為性罪行定罪紀錄查核機制下指明列表中的性罪行。 現行法例並無針對窺淫或未經同意下拍攝私密處而訂立特定罪行,有關行為目前只可被控以遊蕩、公眾地方內擾亂秩序行為等罪行,部分刑罰相對較輕,與窺淫和私密偷拍的嚴重程度並不相稱,尤其該等罪行往往侵犯受害人的私隱權和性自主權,對受害人造成長期困擾、侮辱、騷擾和壓力。 公眾意見可在10月7日或之前郵遞至香港添馬添美道二號政府總部東翼十樓保安局、傳真至2501 4281或經電郵提交。
07/07/2020
(可按這裏收看整個會見傳媒的手語翻譯短片。)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表示,《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屬全國性法律,特區政府會嚴格執行,將違法者繩之於法,保障香港和國家安全。 林鄭月娥今日出席行政會議前會見傳媒,概述《國安法》上月30日生效後,特區政府為落實法律而採取的行動。 她指,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上周五成立,由行政長官辦公室主任陳國基兼任秘書長。國安委昨天召開首次會議,中央指派的國家安全事務顧問駱惠寧列席。特區政府昨日發布新聞公報,讓公眾知悉國安委首度開會,但往後國安委的工作不會公開。 警務處和律政司已分別成立專職部門執行這條法律。警務處於本月1日成立國家安全處,由劉賜蕙掌管;律政司則設立有關維護國定安全的檢控科,律政司司長已委任部分檢控官,至於負責人將於稍後公布。 由於法庭上周五需處理一宗緊急個案,林鄭月娥徵詢國安委和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意見後委任首批裁判官,稍後再委任各級法院的指定法官。 為有效執行《國安法》,林鄭月娥和國安委已就法例第43條制訂《實施細則》,今日生效。 林鄭月娥說,中央高度信任香港特區和特區政府,特區政府會嚴格執行《國安法》。往日鼓吹各種危害國家安全行為的激進人士切勿以身試法,否則後果相當嚴重。 她又說,《國安法》的重要性僅次於《基本法》,其立法過程跟香港程序不同,巿民對此有疑慮完全可以理解,特區政府有責任作出解說。
07/07/2020
(可按這裏收看整個會見傳媒的手語翻譯短片。)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表示,警務處國家安全處可採取《國安法》第43條的《實施細則》,如有人認為會擴大警權,是對法律有錯誤理解。 《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第43條實施細則》昨日刊憲公布,今日起生效。林鄭月娥今日出席行政會議前會見傳媒時指,《實施細則》的權力源自《國安法》,而《國安法》本已賦權警務處國安處執行有關措施,制定《實施細則》是用以說明七項措施每項的使用準則和須由誰核准,以顯示其符合《國安法》總則中尊重、保障人權的要求,理應能釋除市民疑慮。  她又說,至少有四項措施有用於處理其他嚴重罪行,安排亦大致相同,但因未能包含涉及國家安全的新增違法行為,因此把慣常採用程序在《實施細則》中鋪排一次,讓大家更清晰。 林鄭月娥強調,《實施細則》是為維護國家安全而用,非常嚴謹,一般市民不會誤墮法網。 談及網絡供應商、機構須移除危害國家安全信息,林鄭月娥說,《實施細則》說明甚麼內容需要移除也屬保障之一,強調並非特別針對過去一年某些群組遭受的網上欺凌或起底行為。她指,《國安法》只為防範、制止和懲治四類危害國安行為,如果網上言論跟該四類行為無關,新措施不可隨意採用。
07/07/2020
(可按這裏收看整個會見傳媒的手語翻譯短片。)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表示,《國安法》可令「一國兩制」更加牢固、行穩致遠,且能保障絕大多數香港市民合法享有的自由和權益。 林鄭月娥今日出席行政會議前會見傳媒,澄清外界對《國安法》的一些謬誤。她指出,實施《國安法》目的是讓「一國兩制」行穩致遠,並藉這次立法重新認識和確立香港的憲制秩序,又指必須堅守「一國」,「兩制」才能有穩固基礎,如任何人認為《國安法》立法破壞「一國兩制」,似乎是別有用心。 她認為,《國安法》立法是決斷且有決心的回應,說明不斷挑戰國家底線的行為不可再被容忍。 林鄭月娥又說,中央政府有根本責任、香港特區亦有憲制責任維護國家安全,因此中央任命國家安全事務顧問和設立駐港維護國家安全公署,協助特區履行保護國家安全的職責,符合「一國兩制」、且會令有關體制更加牢固。 對於有說法指《國安法》非常嚴苛,削弱或漠視人權和自由,林鄭月娥反駁說,制定有關法律的重要原則包括切實保障和尊重人權,且法律對四類危害國家安全的嚴重違法行為有清晰定義,不存在有人誤墮法網,反而保障了絕大多數香港市民合法享有的自由和權益。 另外,林鄭月娥重申,《國安法》屬全國性法律,由內地制定是理所當然;國家安全屬於國家事權,而非香港特區高度自治範圍,《基本法》列明全國性法律可在經過相關程序後列入《基本法》附件三,從而在香港公布實施。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在草擬法律條文的過程中,亦聽取了包括她和特區政府主要官員在內的很多不同意見,因此外界指責《國安法》應由立法會而非中央政府制定的說法錯誤,特區政府也非被蒙在鼓裏。 她又說,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的工作涉及非常敏感和複雜的國家安全事宜,不予公開。她和特區政府主要官員會繼續努力解說《國安法》的內容和落實執行,並透過社區宣傳和學校教育,讓香港年輕一代更掌握《憲法》、《基本法》和國家安全的相互關係,以防被誤導。
07/07/2020
主席、各位委員: 全國人大在5月28日通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決定》第六條授權全國人大常委會就建立健全香港特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制定相關法律。全國人大常委會根據《憲法》、《基本法》和全國人大的《決定》,制定《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在6月30日全票通過,並於同日根據《基本法》第18條,經徵詢基本法委員會和特區政府意見後,將《港區國安法》列入《基本法》附件三,由行政長官公布自同日晚上11時起在特區實施。我會就《港區國安法》的一些重點向委員介紹,然後盡量回應大家的提問。 正如我在早前說過,《港區國安法》是一部獨特和具開創性的全國性法律,因為它同時兼具了三大類法律,即設立相關負責機構的組織法、訂定罪行和罰則的實體法,以及與執法、檢控和審訊相關的程序法。另外一個原因是,《港區國安法》雖然是全國人大常委會制定的全國性法律,但當中也兼顧了國家和特區兩個法律制度的差異,不少條文都是為了與本地法律銜接、兼容和互補。這兩大特色的共同目的就是要確保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能在特區切實有效執行。 第一章總則特別重要,已清楚訂明貫穿整部《港區國安法》的立法目的和一些基本原則,對如何適用和理解各項條文,極為重要。第一條開宗明義指出,制定本法的目的是「為堅定不移並全面準確貫徹『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方針,維護國家安全,防範、制止和懲治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有關的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組織實施恐怖活動和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等犯罪,保持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繁榮和穩定,保障香港特別行政區居民的合法權益」。這個立法目的與全國人大作出《決定》的目的是一致的。 第二條清楚指出:「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地位的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一條和第12條規定是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的根本性條款。香港特別行政區任何機構、組織和個人行使權利和自由,不得違背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一條和第12條的規定。」我相信大家都很清楚,《基本法》第一條和第12條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享有高度自治權的地方行政區域,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 第三條訂明,中央人民政府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有關的國家安全事務負有根本責任,這反映了國家安全屬中央事權。其次亦訂明特區負有維護國家安全的憲制責任,應當履行維護國家安全的職責。最後,第六條亦指出,維護國家主權、統一和領土完整是包括香港同胞在內的全中國人民的共同義務。在特區的任何機構、組織和個人都不得從事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和活動。 第四條和第五條則確保特區維護國家安全的同時,應當尊重和保障人權,依法保護香港居民根據《基本法》和兩條國際公約(註)適用於香港的有關規定享有的權利和自由;並且堅持法治原則,包括只能按法律定罪處刑、無罪假定、保障嫌疑人和被告人等的辯護權和其他訴訟權利、一罪不能二審。除此之外,第39條訂明是無追溯力的條文。第二章就是我所說的組織法,相關條文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的組成和職責,以及警務處設立維護國家安全的部門和律政司設立負責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案件的檢控工作和相關法律事務的部門。律政司就國家安全犯罪案件而設立的專門檢控科已正式成立,我已在徵得港區國安委同意後任命該科的首批檢控官;至於檢控科的負責人,會稍後作出任命。 第三章就是實體法,訂明四類危害國家安全犯罪行為和罰則,及效力範圍。過去幾日,傳媒和一些公眾人物提出的不少疑問都是單憑抽出條文中的一字半句去詢問某些行為是否構成罪行。其實每項罪行的元素都已清晰列出,這四類罪行都有訂明所需的犯罪意圖,控方必須證明犯罪意圖,被告人才會被定罪。某項行為是否構成罪行,必須根據所有相關的情況作出整體考慮。律政司作出檢控決定時,是按證據、法律和《檢控守則》獨立行事,不受任何干涉。 第四章就是程序法,訂明案件的管轄權、警方的執法權力和法律程序。有兩點必須強調:第一、絕大部分案件,即除了第55條規定的情形外,都是由香港特區行使管轄權的;第二、特區行使管轄權時,大致上都是沿用本地現行的法律程序。當然,《港區國安法》在某些特別情況就現行的法律程序作出不同的規定,但這些規定都是因應涉及國家安全案件的特殊性質,為了有效懲治危害國家安全犯罪行為而必需的。就執法權力方面,昨日行政長官會同港區國安委已經根據第43條第三款制定相關的實施細則。保安局局長稍後會介紹當中的重點。 第五章是關於中央人民政府履行維護國家安全的根本責任的條文,設立駐港維護國家安全公署。公署根據第55條,在極為罕見和特殊的三種情形下就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案件行使管轄權。這三種情形都是明顯超出了特區能夠處理的事態範圍,所以需要由中央行使管轄權,避免出現《基本法》第18條第四款規定的緊急狀態情形。 過去一段日子,很多人都討論甚麽是「一國兩制」的初心。其實只要看《基本法》的序言便很清楚:「為了維護國家的統一和領土完整,保持香港的繁榮和穩定」。《港區國安法》的立法目的與《基本法》是一致的。這部法律提供了一個契機,讓我們回歸「一國兩制」的初心。 多謝主席。 註:即《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和《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 (以上是律政司司長鄭若驊7月7日在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政制事務委員會及司法及法律事務委員會聯席會議的開場發言全文)
07/07/2020
主席:                                                                            昨天,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國安委)開了第一次會議,由行政長官會同國安委,行使了《港區國安法》第43條所授予的權力,制定了一些措施,這些措施昨天刊憲,今天生效。《實施細則》裏,主要有七個措施,我向大家簡介這七項措施。首先,七項措施裏,有四項措施其實是現有法律裏都有這個做法,不過因為《國家安全法》訂立了一些新罪行,所以這些措施延伸到適用於《國家安全法》裏所訂的新罪行。這四項現有法律都正採用的措施包括搜查,搜查一些處所,如果一般情況,都要法庭手令,但一些特殊情況,例如在很緊急的情況下,是由助理警務處長級的警務人員授權警務人員去做搜查。這個做法就跟現有法例,例如處理槍械,甚至廉政公署在《防止賄賂條例》下都有這個權力,即一般情況用手令,緊急情況可以直接去搜查。 第二個權力是關於交出旅遊證件。這個權力在現有法律裏在《防止賄賂條例》裏可以要求受調查人士交出旅遊證件,這個權力我們只是將《防止賄賂條例》所容許使用的權力,現在都適用於新訂立《國家安全法》裏四個罪行,所以是現有的做法延伸出來處理《國家安全法》的罪行。 第三個權力就是針對一些財產,涉及國家安全犯罪的財產,予以凍結、申請限制令、押記令、沒收令或充公。這個做法亦是現在法律已有,在《有組織及嚴重罪行條例》及《聯合國(反恐怖主義措施)條例》裏都已經有這個權力,我們亦將這個權力延伸到可以處理現行《國家安全法》所訂立的罪行,這包括涉及危害國家安全的相關財產,以及相關犯罪得益,亦同時在現有法律裏都有要求對於某一些資產---懷疑是一些犯法資產---都要披露,所以這個責任亦延伸到《國家安全法》所訂立的有關罪行。 第四個權力,都是現有法律可以行使的,就是可以要求一些人士在指定時間和地點回答問題及提供資料。現有這個權力都是在《有組織及嚴重罪行條例》及《聯合國(反恐怖主義措施)條例》裏,由警務人員或律政司向法庭申請,這個罪行都是現有做法再延伸到新訂立的《國家安全法》有關的罪行。                                                                                                                                         另外有三項措施,有些是新的、有些做法不同。第一個就是關於如果在網絡上的平台有一些信息,而警務處處長合理懷疑這些信息是相當可能構成國家安全罪行,或導致危害國家安全罪行的話,他可要求發信息的人移除這個信息,或網絡供應商等去移除這個信息。警務處處長首先有合理理由懷疑,然後他要獲得保安局局長的批准,才可行使這個權力。行使這個權力時,有關人士要移除有關信息,否則可以罰款和監禁。而不同的服務供應商,他亦有這個責任移除,否則亦是罰款和監禁。但在法律上容許有「合理辯解」,如果以個人來說,如果那個技術是他不能合理所得,是一個合理辯解;如果針對供應商,他亦可以用這個技術不是他合理所得作辯解,再者亦可因為(有風險)對第三方招致重大損失,或損害第三方(的權利),因此而不能履行,這都是合理辯解。但如果發放的人士不遵從移除的要求,警務人員可向法庭申請手令,撿走他的電子器材然後移除信息。另外,警務處亦可因有相關罪行,要求在實際情況下,供應商提供一些身分紀錄和一些解密協助。 另一項新措施就是要求外國或境外政治性組織,又或其代理人提供資料。行使這個權力時,第一,警務處處長如合理地相信為了防止和偵查危害國家安全罪行所需要的,可以向保安局局長申請。在保安局局長批准下,可要求這些外國或境外政治性組織,又或其代理人提供資料。這些資料包括一些個人資料,如涉及一些組織,是包括它的活動、它的財產,以及收入來源等。甚麼是代理人?代理人是在香港的一個團體,如果他是受外國政治性組織或外國的指使、監督、甚至收受他們金錢上的資助等,而該組織又在香港為了提供這些金錢或監督、指使的組織而行事,就是一個在香港政治性組織的代理人。代理人是有法律責任遵從警務處處長在這個情況下要求提交的資料,否則會有罰則,包括罰款及監禁。此做法與現時《社團條例》類似,社團事務主任現在在《社團條例》下履行他的職責,亦可要求社團提交社團事務主任認為他在履行職責裏須要的資料,所以這不是一個全新的措施。                                                                            最後一項,就是我們在截取通訊和秘密監察的申請是由行政長官批准,如果入侵性較低,則由警務處首長級官員批准申請。但是,所批准的原則都一定要考慮該做法是否符合「必須性」、「相稱性」和「比例性」,以及有沒有一些侵入性較低的取代行動。如經考慮後是沒有,方可作出申請。國家安全委員會是有監督警務處履行截取通訊和秘密監察的職責,所以國安委要負責監督警務處在這方面工作的過程。行政長官可委任一名獨立人士協助國安委履行監督的責任,而保安局局長亦發出《運作原則及指引》讓警方遵守。 所以大體上,主席,我們公布的七個措施,四個是現有法律的做法,三個有一些改動,兩個是全新。最主要是我們的措施頒布是符合我們在《國家安全法》以及香港法律內保障人權的標準。多謝主席。 (以上是保安局局長李家超7月7日在立法會聯席會議有關《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開場發言全文)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