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RSS list

2020

26/05/2020
(可按這裏收看整個會見傳媒的手語翻譯短片。)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正審議決定,以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表示,由國家層面立法理所當然,如有人以違法行為反對,會依法處理。 林鄭月娥今日出席行政會議前向傳媒表示,過去一年,香港受到很多暴力、鼓吹「港獨」、外國干預事件重創,不能再拖延完善國家安全法律和執行機制的工作。 她又指,國家安全不只涉及750萬香港人,也關乎國家14億人民安全,即使本地行政和立法機關未能為此立法,也不能放棄,由國家層面立法理所當然,如果有人以違法行為反對,只能依法處理,不會退縮。 她強調,中央有決心立法,勢在必行,特區政府會堅定立場,全力支持和配合。她很高興得悉很多市民支持中央由國家層面進行立法工作,並表示充分理解。 林鄭月娥說,過去一段日子,即使是有利香港長遠發展的立法工作和政策都舉步維艱,政府提交立法會有待審批的法律、撥款項目恆河沙數。她指在香港這艱難的政治環境中,會接受現實,但不代表會放棄,未來亦不會迴避難事,如果對香港有利,會迎難而上。 她又提到,一些反政府、反內地力量於剛過去的星期日在港島區發動針對國家安全立法和明天恢復二讀辯論的《國歌條例草案》的暴力事件,有暴力分子更肆無忌憚,在眾目睽睽之下襲擊持不同政見人士,特區政府予以強烈譴責。
26/05/2020
剛過去的週末,大家在銅鑼灣及灣仔一帶又再次目睹充斥着暴力破壞,有些人利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將審議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草案)作為藉口進行示威。更令人憂慮的是,有人故意錯誤地聲稱《決定》踐踏了「一國兩制」和違反《基本法》。 或許大家會先問,全國人大及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內是否有權力制定法律及其他法律文書?答案非常簡單:「有」。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57條和58條,全國人大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的國家權力機關,全國人大和全國人大常委會行使國家立法權制定法律和其他法律文書。 大家都清楚知道《決定》是根據《憲法》第31條、第62條(二)、(十四)和(十六)以及《基本法》相關條文作出。根據《決定》第六條,全國人大授權全國人大常委會制定適用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維護國家安全法律。 第二個問題是有關權力是否涵蓋國家安全?答案同樣十分清晰:「是」。國家安全關乎到全國人民及國家的整體利益,全屬中央事權,從來不屬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自治範圍之內,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因此,全國人大常委會制定國家安全法律是符合《基本法》第18條(三)「國防、外交和其他按《基本法》規定不屬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的法律。」 第三個問題是《基本法》第18條(三)與第23條的關係。首先,大家必須理解《基本法》第12條指出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享有高度自治權的地方行政區域,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而《基本法》第23條則說明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與國家安全有關的指定行為。就第23條的目的以及條款的普通解釋而言,獲授權並不會排除中央為維護國家安全而進行立法。 中央對所有地方行政區域的國家安全負有最終的責任,大家都必須要認清這個基礎。當授權者對獲授權者作出授權後,並不代表授權者放棄或減少任何責任和權力。因此,全國人大常委會就國安法制定為全國性法律,列入《基本法》附件三,並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公布,做法符合《基本法》第18條(三)並且與第23條沒有衝突,這是任何一個常人都會得到的結論。 基於上述的理由,《決定》及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全國性法律是依據《憲法》和《基本法》來貫徹「一國兩制」方針。 即將由全國人大常委會制定、並列入《基本法》附件三以及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公布的國家安全法,細節現時尚未公布,因此並不適合作出任何無謂的揣測。但不幸地,有些說法無理批評《決定》,並將訂立港區國安法說成等同「破壞一國兩制」,這種主張在法律層面上站不住腳。全國人大和全國人大常委會採用的程序合乎法律要求,有根有據,並切合香港特別行政區現時的情況。 《決定》及相關《說明》已清晰指出,全國人大會根據法律和「一國兩制」方針作出決定,並切實保障香港居民的合法權益。將《決定》提交全國人大是符合《基本法》的原則,中央和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依據《憲法》和《基本法》貫徹落實「一國兩制」,來處理我們的國家內部事務。 (以上是律政司司長鄭若驊5月26日在網誌發表的文章)
25/05/2020
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和各紀律部隊首長發表聲明,表示全力支持建立香港特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 李家超指,過去一年,香港出現的暴力不斷升級,更涉及多宗爆炸品和真槍案件,恐怖主義正在港滋生,「港獨」等危害國家安全的活動更越趨猖獗。 他全力支持全國人大的草案,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讓香港重回正軌,確保香港長期繁榮穩定。他會帶領各紀律部隊全面履行應有職責,竭力維護國家安全。 警務處處長鄧炳強也對草案表示全力支持。他指,草案有助打擊「港獨」勢力,恢復社會秩序,警隊全力支持,並會充分履行職責,竭力維護國家安全,確保香港安全穩定。 懲教署署長胡英明歡迎有關決定,表示會與各紀律部隊聯手,支持警方果斷執法,協助特區政府回復社會秩序,止暴制亂,維護國家安全。 海關關長鄧以海表示,草案有助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確保「一國兩制」行穩致遠和香港長期穩定繁榮。他會帶領全體海關做好把關工作,防止違禁物品和受管制物品非法進出香港,嚴防任何危害香港和國家安全的活動。 入境事務處署理處長區嘉宏表示,入境處會一如既往在出入境事務上按照所有適用法例和現行入境政策嚴密把關,防止任何危害國家安全的活動。 消防處處長梁偉雄說,消防處支持保安局帶領各紀律部隊全面履行應有職責,竭力維護國家和香港安全。該處會一如以往堅守崗位,團結一致,履行部門的法定職責,致力守護市民大眾的生命財產。 政府飛行服務隊總監胡偉雄機長也支持有關決定。他指,政府飛行服務隊會全力支持特區政府履行應有職責,竭力維護國家安全。
25/05/2020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表示,法官和司法人員絕對不可偏頗,觀感上也不可被合理地理解為對任何人士或因由有偏頗,因此,他們必須避免就社會上具爭議或可能訴諸法院的議題非必要地公開發表意見。 對於區域法院法官郭偉健上月24日頒下區域法院刑事案件2019年第834號的判刑理由書,由於上訴或申請刑期覆核的時限已過,馬道立今日發表聲明回應,指根據《基本法》,法官對社會大眾有責任,必須行使獨立司法權,公平公正、無懼無私地審理案件,而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法官和司法人員絕不可偏頗,若法庭需要在解決案中問題時就具爭議性的政治議題發表意見,該意見必須慎重和經過斟酌衡量,而且不能超過處理當前問題的合理需要。  不依循有關原則的話,會削弱公眾對司法機構獨立運作和公正的信心及觀感。法官或司法人員公開發表不適當或無必要的政見,有可能損害自己不偏不倚的形象,也會影響他審理那些可合理地被視為與其政治立場有關的案件的公信力。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曾提醒所有法官和司法人員上述原則的重要性,這些原則也載於《法官行為指引》。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已與郭偉健傾談,提醒他在履行司法職責時,須注意上述事情的重要性。 前述判刑理由書引起爭議,在於它可能令有些明理、不存偏見和熟知情況的人合理地認為前述重要原則沒有被遵守,因而予人偏頗的觀感。郭偉健同意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所言。首席區域法院法官在得到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同意後,決定郭偉健暫時不應審理任何涉及類似政治背景的案件。        
25/05/2020
政府重申,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審議有關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不會影響香港居民各項權利和自由,也不會影響香港司法機關行使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 政府發表聲明,回應外國政客就有關國家安全立法的言論時指,每個國家都有權維護其國家安全和主權,也是其職責所在。如果有人認為對香港擁有主權的中國無權在港立法保障國家安全,顯然是持雙重標準和偽善的表現。 即使是《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也訂明有關權利和自由的國際公約不可損害國家安全。 大部分政客和政治評論員的批評和意見都只是危言聳聽的揣測和暗諷,罔顧香港是中國不可分離的一部分的憲制事實。香港絕不能成為顛覆活動或意圖破壞國家穩定的組織的基地。 擬議的法例只會針對分裂國家、顛覆政權、組織實施恐怖活動的行為以及外國和境外勢力干預香港特區事務的活動。絕大多數奉公守法的香港居民,包括海外投資者,無須對此有任何恐懼。 聲明指出,近日暴力示威者再次走上香港街頭肆意搗亂。這類示威活動已對本港經濟和社會穩定構成重大影響,不能讓情況持續下去。社會受這些暴力示威和混亂狀態困擾已接近一年,相信任何一個國家都不會姑息縱容,置之不理。 激進示威者和他們的幕後黑手利用爆炸品、汽油彈、槍械武器襲擊途人、肆意破壞,又在網上欺凌、散播失實資訊,刻意製造恐慌和混亂,令社會不穩。那些聲稱為香港利益着想的人對此置若罔聞,其真正的不軌企圖昭然若揭。 特區政府表示,國家最高權力機關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就國家安全立法的決定,將建立健全特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為香港帶來福祉,使香港成為安全城市。 有關決定不會影響香港居民依法享有的各項權利和自由,也不會影響香港司法機關行使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香港仍享有法治,繼續是開放自由和好客的國際都會。《基本法》訂明的高度自治、「港人治港」方針維持不變。在獨一無二、行之有效的「一國兩制」下,香港這個充滿活力的國際都會的長期穩定和繁榮將進一步獲得保證。
25/05/2020
海關今日拘捕一間網上商戶的董事,該商戶供應涉嫌違反《商品說明條例》的外科口罩。 海關早前接獲舉報後展開調查,多次要求案中商戶對所供應外科口罩的標示聲稱提供證明,但商戶未能提供,海關上周五拘捕其授權代表。經跟進調查後,海關今日再採取行動,被捕的20歲董事目前保釋候查。 對於有人惡意誣衊海關,指對案中商戶採取的執法行動為「政治打壓」,海關強烈譴責有關失實指控。 海關強調,自今年1月起已展開「守護者」行動,確保市面出售的防疫產品符合法例規定,並即時公布涉嫌違規的產品,以提醒市民,保障公眾利益。海關會繼續有關行動,如發現涉嫌違規情况,必定果斷執法。
24/05/2020
國家安全是安邦定國的重要基石,人民安居樂業的最佳保障。 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的一個享有高度自治的地方行政區域,香港特別行政區有憲制責任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維護國家安全天經地義,是整個香港社會的共同責任,也關乎全港市民的切身利益。 立法合法合憲 有必要性迫切性 香港跟祖國緊密相連,是命運共同體,一榮俱榮、一損俱損。過去一年,一些背離香港根本利益的人,蓄意嚴重觸碰「一國」原則的重要底線,破壞中央和特區的關係,危害國家主權安全,挑戰中央權力和《基本法》權威。有人甚至公然鼓吹「港獨」、「民主自決」,煽惑大量違法活動,並出現極端化、近乎恐怖主義的行徑,嚴重危害公共安全。有人肆意侮辱和焚燒國旗、污損國徽、衝擊中央駐港機構、攻擊中資企業,並乞求外國干預香港事務,甚至對香港實施制裁,更有人揚言要癱瘓特區政府。這些激進主張和違法暴力行為令人極度憂慮,我們必須正視。情況若未能有效遏制,有可能提升到危害國家安全的層面。 無可否認,香港特區在維護國家安全方面始終存在着漏洞。由於香港目前面臨的國家安全局勢日趨嚴峻,特區行政立法機關因種種原因難以在可見未來自行完成有關維護國家安全的立法。因此,特區政府全力支持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從國家層面審議有關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此《決定》合法合憲,既有必要性,亦有迫切性。 無損權利自由 鞏固一國兩制 《決定》針對的是四類行為或活動,即分裂國家、顛覆政權、組織實施恐怖活動的行為,以及外國和境外勢力干預香港特區事務的活動。絕大部分香港人遵紀守法,不會參與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或活動,根本不會受《決定》影響。《決定》懲治的是嚴重危害國家安全的一小撮「港獨」分子和暴力分子,目的是要保護廣大香港市民生命、財產、自由和權利。在這時刻,社會流傳不少關於反對《決定》的各種不盡不實的資訊、散播恐慌的無理指控和誤導性言論。我呼籲港人要理性分析,明辨是非,正確理解《決定》。 要強調,《決定》絕對無損「一國兩制」。香港特區會一如以往23年繼續實行「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決定》不會改變香港特區享有的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司法權和終審權,亦不會影響港人依法享有的各項權利和自由。市民可繼續享有言論、新聞、集會、示威、遊行等自由,也可如常進行國際交流、學術交流和自由營商。只要依法進行,依規辦事,不涉及《決定》針對的四類行為或活動,守法的市民和海外投資者又何需擔心。 經過過去一年的一連串暴力衝擊,香港已經去到一個十字路口,我們必須明確選擇:要盡快撥亂反正、重回正軌,確保市民安居樂業,營商投資環境穩定,繼續在光明大道上發展;還是任由激進和暴力分子假借民主之名,任意破壞香港社會的和平和安寧,把香港拖上絕路呢?答案顯而易見。事實上,社會動盪才是安居樂業和投資者的大敵。香港何去何從,孰優孰劣,社會自有公論。 《決定》通過後,特區政府將全力配合盡快完成有關立法,履行維護國家安全的職責,確保香港在「一國兩制」下保持長期繁榮穩定,長治久安。 另一方面,本周三,《國歌條例草案》將提交立法會大會恢復二讀辯論。 實施《國歌法》法理所在 國歌是國家的象徵和標誌。《草案》旨在以本地立法形式在香港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法》。特區政府有憲制責任盡快實施《國歌法》,維護國歌的尊嚴,使市民尊重國歌,實踐「一國兩制」。事實上,維護國家和民族尊嚴是每個香港人應有之義,亦是應有之情。 尊重國歌合情合義 無論是國歌、國旗或國徽,都是一個國家的標誌和象徵,任何一位公民都必須予以尊重。《草案》只會對公開、故意侮辱國歌的行為作出懲處。事實上,只要不去侮辱和損害國歌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象徵和標誌的尊嚴,市民無須憂慮會誤墮法網。 《草案》經歷了長時間的諮詢、醞釀,終於在本周三正式在立法會恢復二讀辯論,可以說是進入最後審議階段。我要指出,《草案》在2018年初展開立法工作,經過一年的討論、收集公眾意見和草擬法案,並在去年1月刊登憲報及提交立法會首讀和二讀。法案委員會經過合共17次會議超過50小時的深入討論,完成對草案的審議,而內務委員會亦已在去年6月對政府於本立法年度恢復二讀辯論的計劃並無異議。 綜觀全球,很多國家都設有禁止侮辱國歌的相關法例,我期望立法會能盡快通過《草案》,共同維護國歌尊嚴,讓香港特區及早完成這個憲制責任。 (以上是政務司司長張建宗5月24日在網誌發表的文章)
24/05/2020
本月初警方在一間荒廢中學校舍再次發現爆炸品,包括ANFO(硝油炸藥)、壓力煲、鐵釘及懷疑去年從理工大學盜竊的化學品。身為保安局局長,我極度關注,自去年至今已有十多宗涉及爆炸品及危險品的案件,種種跡象顯示本土恐怖主義正在香港滋生,社會大眾必須正視問題,不容許恐怖主義在香港落地生根。 目前,還有不少市民仍然誤以為本土恐怖主義事不關己,這正是問題所在。我希望從三方面說明正在滋生中的本土恐怖主義所帶來的實質威脅。 首先,警方已檢獲不同類型的炸藥,包括TATP、ANFO、HMTD、DNT及黑火藥。這些都是外國恐襲常用的炸藥。 (一) TATP是強烈的高性能自製炸藥,不少轟動全球的恐襲事件均曾使用TATP --- 2005年英國倫敦的地鐵及巴士連環爆炸案,超過50人死700人傷;2016年比利時布魯塞爾機場及地鐵連環爆炸案,超過30人死250人傷;2019年斯里蘭卡教堂及酒店連環爆炸案,超過250人死500人傷。(二) 使用ANFO(硝油炸藥)--- 1995年美國奧克拉荷馬聯邦大樓爆炸案,做成超過160人死680人傷,2011年挪威奧斯陸政府大樓爆炸案8人死30人受傷。(三) 使用HMTD及黑火藥 --- 2016年美國新澤西及紐約爆炸案,在海濱公園及鬧市引爆炸彈,做成34人受傷。(四) 使用DNT --- DNT是用作製造TNT炸藥的一種前期烈性炸藥。2015年泰國曼谷爆炸案,在四面佛引爆TNT炸藥,造成20人死及120人受傷。 這些炸彈恐襲發生在世界不同角落,引致傷亡慘重!市民必須警惕。炸彈是不會認人的,一旦爆炸,附近範圍內的人均會受到波及,炸彈會炸死人,會造成嚴重肢體傷殘、炸毀建築物。在爆炸的時候,附近的人無一倖免。 第二方面:暴徒擬採用的襲擊方法,均與外國恐襲手法相似。警方搜獲的包括壓力煲炸彈和鐵釘等,在2013年美國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中,恐怖分子就是利用壓力煲炸彈,釀成三人死及264人受傷。另外,警方又搜獲手機引爆裝置,類似的搖控裝置在2016年美國新澤西及紐約連環爆炸中被使用,釀成34人受傷。警方亦檢獲水喉管炸彈(可像手榴彈般投擲),類似炸彈曾用於2017年紐約地鐵站爆炸案,造成三人嚴重受傷。 第三方面︰搜獲的原料。警方檢獲帶有劇毒及高度易燃化學品的種類驚人︰硝酸鉀、硝酸銨、硫磺、丙酮、強酸、山埃、乙醇、氰化鋅、二苯基硫卡巴腙汞……。這些化學品一旦用來製造襲擊,可致嚴重受傷及導致死亡。 除了炸藥以外,警方行動中亦搜獲了五枝真槍和大量子彈,其中一支是半自動步槍。同樣的步槍,在美國拉斯維加斯曾被使用向出席音樂會的人群掃射,造成50多人死亡。 香港警隊是一支高效的執法隊伍,這在過去警隊成功瓦解這些極端行為的十多次行動中可見到。但我們不能掉以輕心,政府正密切審視情況,不排除會提升恐襲威脅的級別。一旦恐襲發生或恐襲威脅級別提升,警方很可能要封鎖高風險地點、作高姿態巡邏、搜查隨身物品和在公眾地方作安全檢查,以確保公共安全,巿民須配合行動,以保障他們自身及社會安全。 本土恐怖主義危害每一個人,巿民會無辜受傷害,反對恐怖主義是全民的事,巿民應配合及協助警方及執法部門的行動,在自身安全的環境下,向警方舉報任何可疑情況。 我已要求警方,紀律部隊及政府有關部門提升內部準備,加強情報蒐集,檢視其反恐應變計劃,尤其針對公共交通設施、出入境口岸等,並透過演習,加強反恐合作及公眾教育。 維護國家安全是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憲制責任,也關乎全體香港市民的利益。正如上文所描述,過去一年香港出現了越來越突顯危害國家安全的風險,香港這個安全城市更亮起了恐怖主義活動的警號。 我作為保安局局長,全力支持全國人大《決定》,從國家層面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授權全國人大常委會制定相關法律,針對四類活動或行為,即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組織實施恐怖活動等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以及外國和境外勢力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事務的活動,並將法律列入《基本法》附件三,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在香港公布實施。 有效地依法防範和遏止危害國家安全和組織恐怖主義破壞行為和活動,有利於香港建立一個安全和穩定的城市,在不影響香港居民的合法自由和權益的同時,保障香港居民的生命財產,確保香港長遠繁榮穩定。 (以上是保安局局長李家超5月24日在保安局網頁發表的文章)
24/05/2020
香港經歷了社會動盪,暴力不時發生,更甚者有人竟然鼓吹獨立。面臨國家安全局勢更加日趨嚴峻,但特區行政立法機關難以在一段可見時間內自行完成維護國家安全有關的立法,有見及此,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從國家層面進行改善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特區政府已清楚表明支持全國人大的決定,我希望藉此解釋相關法律文書當中所涉及《憲法》和《基本法》的依據。 首先,全國人大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的國家權力機關。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特別是第62條,全國人大有權制定法律及其他法律文書包括作出決定。例如,香港特別行政區便是在根據《憲法》第31條所作出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設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決定」下,在1990年4月4日設立。全國人大根據《憲法》第31條及第62條(14)通過《基本法》成為全國性法律。 由全國人大審議有關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草案)(《決定》),以及相關的《說明》已經公布。該《決定》是根據《憲法》第31條和第62條(2)、(14)和(16)以及《基本法》相關條文所作出。《憲法》第31條訂明:「國家在必要時得設立特別行政區」以及「在特別行政區內實行的制度按照具體情況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以法律規定」。《憲法》第62條(2)、(14)和(16)則訂明全國人大行使下列職權:「監督憲法的實施」、「決定特別行政區的設立及其制度」,以及「應當由最高國家權力機關行使的其他職權」。 這些條文清晰說明全國人大有權就香港特別行政區作出決定,以確保《憲法》適當實施。全國人大會根據《憲法》作出決定,並正如有關《說明》及《決定》清楚指出,會貫徹「一國兩制」方針。按照《憲法》,全國人大可以授予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相關職權制定法律,這正是《決定》第六條所指的情況。 有人質疑人大常委會是否可為香港特區就國家安全進行立法,這些質疑完全是毫無根據。國家安全從來不是香港特區的自治範圍,事實上這從來不單是香港的事務,國家安全影響全國14億人民,顯然是屬於中央事權。當國家領土完整面臨威脅、分裂或顛覆,同時又欠缺法例可以妥善防範、制止及懲處,中央自然關注,並向全國人大建議就此作出《決定》,制定適用於香港特區的全國性法律。有關法律是《基本法》第18條(3)下,屬「國防、外交和其他按《基本法》規定不屬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的法律」。 是次全國性法律所針對的四個範疇,分別是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危害國家安全的恐怖活動,以及外國和境外勢力的干預,這些行為,任何國家都會視之為核心國家安全範疇,所以全國人大認為必須在國家層面作出《決定》,以制定全國性法律,從而列入《基本法》附件三,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公布。 《決定》第三段明確指出,維護國家主權、統一和領土完整是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憲制責任。香港特別行政區應當盡早完成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規定的維護國家安全立法。 香港特區政府獲授權訂立國家安全法的同時,並不影響中央在國家層面為維護國家安全立法的權力。而事實上,香港至今仍未成功就此立法。 沒有國,哪有家,維護國家安全是每個國民的責任。這是常人都會同意的基本原則。盲目詆毀與國家安全相關的法律亦絕不理性。我們是時候面對維護國家安全立法需要的問題,由於特區政府無法完成,在國家層面進行工作完全是合情合理。 我希望以上的解釋能夠讓市民明白未來兩步的法律基礎:《決定》須由人大通過;人大常委會制定全國性法律,從而列入《基本法》附件三,並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公布。 (以上是律政司司長鄭若驊5月24日在甚網誌發表的文章)
24/05/2020
警方表示,留意到有人網上號召市民今日在港島區進行未經批准集結,更有人曲解豁免群組聚集定義意圖煽惑市民參與,譴責不負責任行為,呼籲市民勿參與,強調會部署足夠警力迅速果斷執法,包括進行拘捕。 警方指有人刻意曲解《預防及控制疾病(禁止群組聚集)規例》中對於豁免群組聚集的定義。根據規例附表一,有關宗教活動中群組聚集的豁免前提是該活動舉行地點是興建作或慣常用作崇拜地點的處所,並非所有宗教活動均獲豁免。 警方重申,進行未經批准的集結有機會違反《公安條例》下的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最高可被判處監禁五年,並可能違反禁止群組聚集規例下的進行受禁群組聚集罪。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