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出版物 & 研究

出版物 & 研究

我們為研究人員、災難管理人員、醫護人員及學生,提供一個專業交流、合作及政策討論的平台

出版物 & 研究

香港賽馬會災難防護應變教研中心的出版物涵蓋了教研中心跟合作夥伴、顯赫學術機構的研究項目,以及有關災難防護和應變的其他研究與開發。

指引列出了教研中心特別揀選的災難管理技術資訊、操作指引和有用工具。

博客提供了一個平台,讓持份者能分享與災難有關的最新動態、意見及經驗分享。

 

博客文章由作者以個人身份或代表所屬單位撰寫。內容表達的觀點、思維及意見純屬作者個人想法,並不代表香港賽馬會災難防護應變教研中心的立場。

公眾可在尊重知識產權情況下,使用所有資料,並必須適當引述出處。

2021

cover_dpri_volunteer
08/04/2021
陳婉玲 2021年2月25日   疫情已持續逾年,市民也儘量減少外出,你是否以為絕大部份的義工都暫停義務工作?   義務工作是指任何人士志願貢獻其個人時間及精神,不為任何回報,無償為改善社會或幫助有需要人士而提供的服務。根據香港超過四千間服務機構的紀錄,2019年義工服務時數共錄得超過2,264萬小時[1],這數字還未計算沒有登記義工的服務時間,以香港這個彈丸之地,數字實在驕人。 Photo by ray sangga kusuma on Unsplash  
Technology_Covid_DPRI_Cover
03/03/2021
陳婉玲    在災難發生後,當地政府及救災機構須因應災難影響的情況而作出應變及回應,除拯救傷病者和控制災情外,亦需要協助受災地區的居民儘快回復正常生活,在過程中,須不斷檢視情況的變化,評估風險,並針對問題作出一切可行的解決方法。   在新冠狀病毒病發生初期,大家本來期望會像2003年沙士般,約半年就能控制疫情。可是,疫情出乎意料,病毒更蔓延至全球,香港受影響亦已逾年,且未知何時能夠完全受控,很多行業均受嚴重影響,而醫療及社會福利界也受到極大的衝擊,其中對行動及認知能力較差的病人、安老及殘疾院舍院友影響尤其大,甚至威脅其生命及健康。   為了抗疫,政府自上年7月起,規定除體恤原因外,醫院、安老及殘疾人士院舍均不得探訪。但其實病人及院舍院友,一直以來均非常需要及依賴親人或義工的支援,包括陪伴、飲食、關懷、協助做伸展運動等,缺乏家人或義工的探訪及支持,可嚴重影響他們的身心及精神健康,有些更因而患上抑鬱,不少更引致身體功能或行動能力加速退化,甚至有些在臨死前也未能見到院外親屬便撒手塵寰,院外親人也因此而抱憾終生,這些人道的需要實不容忽視。  
DPRI_NuclearBan_Cover
17/02/2021
去年十二月底,我看了一部電影,故事是關於無政府主義者計劃對香港主要基建作出核子武器襲擊,目的是要「推倒重來」。如果恐襲成功,香港大嶼山將受核輻射污染,三十年內都不適合人類居住。   雖然這只是個電影故事,而且大家可能覺得香港受核武襲擊的機會不高,但是放眼全球,核武對人類的威脅卻是真實地存在。自從上世紀第二次世界大戰,日本廣島及長崎人民經歷了人類歷史上首次核武襲擊後,人類一直活在這種恐懼中,即一旦任何擁有核武國家開戰,並使用核武,情況就會像是「同歸於盡」一樣。   《禁止核武器條約》談判第二階段會議 (圖片來源:聯合國, Photo Credits: Paolo Rivas)  
921EQ_cover_DPRI
04/02/2021
數天前,在新聞看印尼發生6.2級地震,在先進的地方生活條件較高,但在較落後的地區情況就不一樣,希望這次印尼地震不要有太多的傷亡。同時,也不禁想起自己曾經在地震中死裡逃生,激發我分享地震的經驗。不如,就由突如其來的地震說起:   1999年9月21日1:47am 大家已經入睡,突然被隆隆巨響吵醒,不是雷電那種規模,聲音之大非筆墨能形容。當時還未能覺察突而其來的巨響是甚麼,已經從房間另外一面聽到父母大叫「地震」!   第一次震動是上下不停地震盪,忽然之間變了左右搖擺,整個大廈在動,以為是頭昏眼花,在不知所措之下,唯有在床上等待地震停下來的一刻!9月天氣還是熱,但蓋著被子好像安全一點。心想地震究竟多久才會停下來呢?   驚魂未定,地震平靜下來,而且感覺較之前安全,雖然穿著睡衣,便和父母立刻一起從十八樓走到地下逃生,不敢坐升降機。走到街上坐在路邊,只聽到救護車不停在我們家外面的大街經過!這是我第一次經歷如此嚴重的災難,是真正的死過翻生! 連結:風傳媒 (圖片來源:德國之聲)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