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從我的肺炎經驗説起 - 回顧失敗的災難管理實例 (下集)

Share this course with friends

從我的肺炎經驗説起 - 回顧失敗的災難管理實例 (下集)

上回我描述了去年三月我在英國病倒的經過,親眼目睹人們掉以輕心,而且防災措施完全欠奉的驚人現實,恍如在看恐怖片!可惜,我所見的卻是一場徹頭徹尾的真實災難。

 

熱綫人員不懂處理嚴重病例

3月18日:英鎊匯價跌至1985年來的最低點(1.18美元),我的高燒卻飆升到攝氏40度,於是急忙打電話給我們的普通科醫生,但對方説我們應該撥打新冠病毒熱綫111。這條熱綫新近得到170萬英鎊撥款,為人們提供相關的醫療意見[1]。我在熱綫上等了15分鐘,系統錄音指示說應該瀏覽他們的網站。於是我在網站再次回答病徵和外遊記錄等連串問題,但最後又是返回起點。在這個惡性漩渦裏折騰了一個小時,我雖然已經疲憊不堪,可是還掌握了回答問題的訣竅,扭過系統的重重障礙,終於找到真人跟我對話。這次對話中,接綫生提出的問題跟前面幾回完全一樣,而我就拼盡了僅餘的氣力回答問題。接綫生說醫生會在兩個小時内給我回電,那時已是半夜了,但我仍然緊握手機,生怕睡着了會錯過來電。

 

七小時後,手機鈴聲終於響起,我向對方重覆我的病徵之後,她說我應該打電話給英國公共衛生部。本來如釋重負的我,此刻真感到難以置信!我拒絕打電話。可是,我的女兒堅決地對我説:「媽媽,你應該趁著醫院還沒有人滿之患之前,趕快入院啊! 」我極不情願地打了電話,向對方説明我的情況,不料他對我說,你有新冠病毒病的症狀,應該打111。這樣的熱綫服務絕對是諷刺!

 

記不清那段日子是怎麽過去的,只知道我的熱度反反覆覆,有天晚上更升到攝氏41度。我極不情願地再次撥打111,回答一整套同樣的問題。幸而這次接線生曉得我的情況嚴峻,把我轉介接受服務。醫生也在兩個小時內打電話給我,囑咐我要打開窗戶、不要穿過多衣服,減輕發熱的症狀。 我的心在鄙視與失望之間翻滾,結果依照了吩咐,自生自滅地熬過了一天。回想起來,我能夠兩次撥通111算是有點運氣,因為新聞報導[2]說,熱綫系統在疫情中不堪負荷,結果停止運作了。有些人苦等三個小時之後,對話才被中斷。我也不敢想象,究竟有多少絕望的獨居病人因此而病情惡化,最終得不到及時的照顧而離世。

 

3月24日(英國實施禁足令翌日),我已經非常虛弱,無法分清身旁發生的事情。我的呼吸越來越困難,第二天早上情況更差了,外子見狀撥打999。他們打了一次電話跟進我的狀況,然後很快到來看我,當時我的血含氧量只有90%。他們小心翼翼地把我送上了救護車,可是外子不能隨車送院,令我十分焦慮。

 

這是我人生第一次乘救護車,心想我可能會死去,再也看不見他了。就在那一瞬間,腦海裡浮現出一節熟悉的經文:『因為對我來說,活著是為了基督,死去也有益處。』,我的心就被一種難以言喻的平安完全包圍,竟然鎮定自若地思考「遺願」,還想到跟我媽說,放心,我知道我將要往哪裡去。事後回想,我這一刻的清晰思緒(相對於過去一星期的迷糊混沌),是否部分由於送院途中吸了救護車上的氧氣?

 

NHSAmbulance_DPRI

Photo by Ian Taylor on Unsplash

 

救護車抵達牛津郡的John Radcliffe醫院後,我被送進急症病房。護理人員開始進行各樣檢查,包括新冠病毒的「拭子測試」。這程序要探入我的喉嚨,然後再探拭鼻腔,令人相當難受。接著,還抽血和照肺部X光片。

 

完成測試後,我被轉送到一個開放式的病房,有簾子作間隔之用。顧問醫生來看我的時候說,明天就有檢測的結果。奇怪的是,報告還未出來,他就認定我是新冠病毒陽性,因為他說相關的病徵(包括肺炎)我全都中了,還説假陰性報告是屢見不鮮的。

 

忽略定期檢視應急資源  團隊裝備保護付諸闕如

留院所見,最深刻的印象就是醫護人員缺乏防護的情況。為我進行測試的人員都戴上了外科口罩、手套和塑膠防護圍裙,可是在病房走來走去的所有其他人,都沒有穿戴任何保護裝置。我們回到英國之後,發現根本買不到口罩,我們更在亞馬遜網站上兩次被騙。一星期前,朋友傳來她女兒的消息說,英國北部一家醫院由於口罩供應即將耗盡,工作人員佩戴N95口罩的時候,已經無法進行面型配合測試了。

 

NHS_DPRI

Photo by iMattSmart on Unsplash

 

原來,英國政府於3月19日[3]宣佈,將新冠狀病毒病列為傳染性較低的疾病,因此醫院員工的個人防護裝備需求,也相應降低了級別!主要醫護人員缺乏個人防護裝備的新聞,一直不斷傳來,延續數星期之久至五月。英國廣播公司Panorama 特輯[4]發現,疫情爆發時,英國的傳染病防護物資之中,根本沒有保護衣、面罩、拭子或屍袋。早在2009年, 顧問人員已經就這些短缺發出預警,可是政府多年來沒有採取任何行動。同時,所儲存的物資只可應付流感,不能抵禦新冠病毒,因爲這種病毒離開人體後,仍具有較長時間的傳播力。看來,當局的災難應變規劃中,從來沒有考慮要覆蓋疫症大流行的所有潛在可能。這也可能解釋了爲何疫情中,英國公共衛生部和護理院舍的員工殉職人數高達620人[5]

 

無視不同持分者的需要    易受感染人群備受忽略

顧問醫生離開幾個小時後,我吃完了輕食,護士就來告訴我可以出院了。這讓我十分錯愕,因為檢查報告還沒有出來。護士安慰我説,只要帶著治療肺炎的抗生素回家就可以了。接下來又是錯愕:他們讓我(帶上外科口罩)自行走出病房見外子。他正在醫院裏四處找我,眼見大部分醫務工作人員根本沒有任何個人防護裝備,他也大吃一驚。假如他身上帶有病毒,工作人員不是會被感染嗎?同樣的道理,反之亦然。無論如何,能夠回家就是高興!

 

我們猜想他們急於讓我在報告結果出來之前就出院,是為了騰出病床。我們並不知道,約在同一時期(3月中至4月中)[6],英國醫院在未取得陰性檢測結果之前,就讓約25,000 名年長病人出院,導致該段期間護理院舍出現爆發。到5月底,大流行與個人防護裝備不足導致的死亡人數達到16,000人[7]。當局於4月15日才決定所有病人須接受檢測才可出院。

 

回到家裏,我還是非常虛弱,但不再發燒和咳嗽。第二天,醫院來電說我的新冠病毒檢測報告結果是陰性,於是把我的個案轉回我的醫生。抗生素完全服用完畢之後,我仍然感到不適,決定致電醫生。他們派來一位資歷較淺的醫生出診,身穿齊備的防護圍裙、手套和外科口罩。我沒料到他會不停地為這一身保護裝備道歉,於是說:你穿得很對。他為我檢查之後,就讓我與醫生通話,於是我要求第二劑抗生素。醫生在通話中告訴我説,我大概需要七個星期才能康復,同時(醫院的檢測報告顯示)我的肝臟已受到肺炎影響。因此,他安排了4月份為我抽血跟進。後來,驗血結果顯示我的肝臟已經復原,真是感恩! 

 

隨後幾個星期裏,我仍然是稍有勞累,例如:站立或説話久了便感到氣促。不過,我的胃口轉佳,説話的時間可以逐漸延長,然後才感到精疲力竭。朋友們傳來鍛煉呼吸的短片,但是我發現每天早上唱歌,對我很有幫助。一天,我第一次唱了《奇異恩典》之後,感到肺部舒張了,於是我每天都練習唱歌。可是,我思維能力的復原,明顯比身體的復原落後很多。我素來愛好閲讀與寫作,病後讀短訊也很費力,寫作更是十分艱難。網上理財變成艱鉅的挑戰,簡單的交易也要重複幾次才能完成。而且,我的嗅覺消失了,苦無方法欣賞我家院子的春花馨香。

 

夏天快到了,友人請我幫忙為一個項目的講稿翻譯和錄音。我不大情願地答應承接這巨大的任務。雖然每一步有如嬰孩學步,我仍一直堅持工作,伏案時間也隨著日照時間而延長。經過數星期的腦力鍛煉,我開始感到腦子裏的鎖鏈奇跡地鬆開了。到了7月,我在YouTube上看了一個新冠病毒康復者的短片之後, 就知道我這情況叫「腦霧現象」。

 

Flower_DPRI

Photo by Aubrey Odom on Unsplash

 

到今天,大家嚴陣以待地進入第三次全國禁足,我還是間歇出現記憶空白,而且必須把鼻子凑近風信子,才能隱隱嗅到它的香氣。 自從4月份抽血檢驗之後,我沒有接受任何跟進治療,外子仍然不肯定我到底是否被新冠病毒感染了。無論是否感染了新冠病毒,我感恩能夠活著經過這場災難害。想到英國有117,000[8]人不能活著走出疫情,我對亡者的家人寄予無限同情。

 

[全文完]

 

參考資料:

[1] NHS to invest £1.7m in helpline to tackle coronavirus call surge, itv, 2 March 2020

[2] The NHS 111 Coronavirus Helpline Is Overwhelmed. What You Need To Know About Getting Tested, Huffpost, 13 March 2020

[3] How poor planning left the UK without enough PPE, Financial Times, 2 May 2020

[4] Coronavirus: UK failed to stockpile crucial PPE, BBC, 28 April 2020

[5] Coronavirus: NHS workers who died in the pandemic, BBC, 18 September 2020

[6] Coronavirus: Sending untested patients to care homes 'reckless' - MPs, BBC, 29 July 2020

[7] Why did so many people die of Covid-19 in the UK's care homes?, The Guardian, 28 May 2020

[8] Coronavirus (COVID-19) in the UK, UK Government, retrieved on 14 Feb 2021 

 

博客:楊明珠

楊明珠曾長期在香港從事傳訊專業工作,尤其擅長環球領域的企業和市場傳訊業務。她在新加坡出生、接受教育,並曾爲執業牙醫,其後移居香港。她現居英國,繼續爲大型企業和學術機構提供編寫顧問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