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從我的肺炎經驗説起 - 回顧失敗的災難管理實例 (上集)

Share this course with friends

從我的肺炎經驗説起 - 回顧失敗的災難管理實例 (上集)

楊明珠

身爲香港傳訊專業的一員,我的主要工作是協助大型企業管理危機。我不斷强調未雨綢繆、早作應變的重要性,同時也力促企業評估自身的風險、仔細掌握應變所須的每個營運範疇、團隊人員和資源等問題,視之爲至關重要的事。由於我在危機應變範疇的專業經驗,我經常到中國内地培訓企業高管和團隊,使他們掌握設計和實施危機管理計劃的要訣。課程也同樣强調企業應不斷致力於應變計劃的更新、培訓,並要爲此預留資源。我們通常以爲發展中國家機構的應變能力較低,而發達國家或經合組織國家(如:英國)的機構見多識廣,足以應對災難。可是自從去年春天,我(在英國)經歷2019新型冠狀病毒病疫情,體驗過病情的嚴重之後,發現這個印象完全不正確!我目睹災難管理措施進退失據,觸目驚心的場面天天上演,心中震驚難以言喻。

 

輕忽中國出現警號  無力預見災情隱現

Airport_DPRI

Photo by Belinda Fewings on Unsplash

 

2020年1至2月,我們在新加坡度過農曆新年之後,啓程返回英國。當時,武漢爆發新型病毒而且疫情嚴峻的消息,使香港陷入極度緊張的氛圍。爲了盡量減低外子遇上疫症的風險,我們忍痛取消了香港之行。雖然新加坡未被列入感染的源頭地區,爲安全計,我們回到英國後還是留家自我隔離。我們先在蘇黎世轉飛往倫敦希斯路,然後由機場搭乘個多小時巴士回到牛津。沿途所見,人們毫無防範意識,甚至是對病毒肆虐的情況視若無睹。雖然新聞已經報道了中國的疫情,甚至鄰居也説電視上看見中國的畫面真可怕!可是從來沒有人問及我們的外遊史(例如:你們到過中國嗎?),更遑論問問我們有沒有發燒、咳嗽等症狀,也沒有人爲乘客量體溫。我倆是航班上極少數戴上口罩的乘客,需知道這些口罩實在得來不易:是我的新加坡家人犧牲自我,從非常短缺的供應中騰出一些來,供我們路上使用。

 

關鍵初期行動遲緩  錯失源頭堵疫先機

回英不久,傳來了壞消息:一個英國國民成爲「超級傳播者」。他在新加坡參加商務會議時感染了病毒,然後在法國傳播給至少11個人。可是他回國以後並沒有採取任何措施,以防病毒輸入英國。

 

正當各國爲了防範輸入感染,紛紛對入境的國際航班乘客實施檢疫,英國卻只强制檢疫了273位來自武漢的乘客。高危地區(包括中國、伊朗和意大利)訪客被要求自我隔離14天,而西班牙、法國的訪客則免受任何限制。事實上,倫敦帝國學院發表的研究報告顯示1,該兩國最終佔英國輸入感染個案的33%和29%之多!然而,防禦措施非但沒有逐步加强,反而在3月13日撤銷了自我隔離規定。雖然十天後英國宣告封城禁足,但英國國會議員的調查報告指出(見BBC新聞報道2),這段時間來自歐洲的輸入感染,已經在英國引發數以千計的傳染個案。

 

自詡穩妥  自欺欺人

2月19日,媒體以頭條新聞報道,這種新型病毒被命名爲「2019新型冠狀病毒」。可是,對於英國本土的人來説,這仿佛是平衡時空裏另一則似曾相識的新聞,某個遙遠的地方發生了慘劇,令人不忍卒睹。幸好我們身處英倫,有享譽全球的NHS爲我們提供無微不至的服務。NHS素有國家級公共醫療保健系統典範之美譽,是全球各國學習的對象。

 

無疑,自從中國1月12日首次公佈病毒的基因排序之後,英國是全球首個成功研發出針對這種病毒的準確試劑的國家。但他們並未效法南韓進行大規模測試,正如金融時報所報道3,僅委派英格蘭公共衛生署屬下一個每日只能處理500份試劑的化驗室(位於倫敦北部Colindale)承辦工作。

 

LondonGrocery

Photo by Imants Kaziļuns on Unsplash

 

與此同時,我和外子完成14天自我隔離之後,就與其他人一樣,投入所有「正常」活動 – 工作、購物、外出用膳、沒有實施社交距離,也不帶口罩。可是3月11日,外子感到不適,有發燒和身體疼痛等徵狀,並且發冷和高燒。他服用了撲熱息痛並且好好休息,五天後就無恙了。到了3月14日,我也開始出現病徵,先是不斷乾咳,翌日開始發燒。我心想,這種環境下要預約普通科門診談何容易?於是我也自行服藥算了。

 

何須急謀防範  我自善作安排

此前兩日,世界衛生組織終於將「2019新型冠狀病毒病」列爲大流行疫症4,同時建議各國實行「發現、隔離、檢測和治療」措施,務求抑制病毒傳播。可是,英國政府卻宣佈,爲使全國實現群體免疫效應,決定捨棄抑制政策,改爲延後處理,除了留院病人之外,不再就每宗病例追蹤接觸史或進行檢測。

 

當我們不斷接收政府的最新公告,心情就如驚慄片的經典場景重現 – 眼看著主角不知就裏地闖進了殺機四伏的機關,觀衆只能爲他冒冷汗。隨著我發燒的熱度上升,我只想閉眼不看了。可是,每想到跟著會怎樣?我的身體就不由自主地發抖。

 

上集完(下集待續)

 

博客:楊明珠

楊明珠曾長期在香港從事傳訊專業工作,尤其擅長環球領域的企業和市場傳訊業務。她在新加坡出生、接受教育,並曾爲執業牙醫,其後移居香港。她現居英國,繼續爲大型企業和學術機構提供編寫顧問服務。

 

參考資料:

[1] COVID-19 transmission chains in the UK traced back to Spain. France and Italy. Imperial College London, 9 January 2021

[2] Covid: Why hasn't the UK banned all international flights? BBC News, 21 January 2021

[3] How the UK got coronavirus testing wrong. Financial Times, 28 March 2020

[4] WHO Director-General's opening remarks at the media briefing on COVID-19 - 11 March 2020. WHO, 11 MArch 2020